上海助孕中介哪家好

台湾绿岛不只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关押重刑犯的

redadmin 2020-03-14

今天的目的地是大名鼎鼎的绿岛,它的出名应该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那首著名的《绿岛小夜曲》的功劳,有意思...

今天的目的地是大名鼎鼎的绿岛,它的出名应该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那首著名的《绿岛小夜曲》的功劳,有意思的是《绿岛小夜曲》的绿岛是指整个台湾岛,而不是这个只有巴掌大小的台湾离岛。

绿岛最早叫“火烧岛”,在台东太麻里金针山眺望太平洋日出时,火红的太阳正好在绿岛上方冉冉升起,绿岛被朝阳染成一片艳红,如同笼罩在火海中,因此得名。

1949年,台当局在全岛植树绿化,于是改名为“绿岛”。

是不是巧合呢?今天的绿岛、兰屿原来的名字都是红色的,一个叫火烧到一个叫红头屿,个人觉得还是后来的名字好听,绿岛、兰屿,听着好浪漫的样子。

登上绿岛以后漫步其中,蓝天、碧海、白沙、绿草,美不胜收,不得不说,台湾离岛之美真不是我用文字能表现出来的。

台湾绿岛不只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关押重刑犯的

绿岛的景色一点不输兰屿但是绿岛给我印象最深的并不是它浪漫迷人的自然风貌,相反地,提到绿岛这个名字往往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就是阴森恐怖的监狱一白色恐怖这样的单词。

没错,绿岛直到今天给人印象最深的依然是它名声在外的“监狱文化”。

在地里位置上, 绿岛四面环海,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它早在日本侵台时期,就开始了“监狱文化”。

根据文献记载,绿岛设监狱最早是在一百多年前的1910年4月,当时日本人为了隔绝所谓的“犯罪人口”,特在绿岛设置收容所,直到1920年止。

据了解,当时是让犯人们以“放牧”为生,任其自生自灭。

国民党抵台后,于1950年在绿岛成立了“新生训导处”,后更名为“新生总队”,专门收押“匪谍”等政治犯。

据资料显示,1962年以前,移送绿岛“新生训导处”的“犯人”就在1000名以上,当时,绿岛几乎成了白色恐怖的代名词。

1962年,台东的“泰原感训监狱”落成后,一部分刑期较长的人就被转到泰原监狱,关押在绿岛的人数稍有减少。

1970年,台东泰源监狱发生越狱暴动。

遭镇压后,当局又在新生训导处西侧赶建了一所高墙式监狱:国防部绿岛感化监狱,对外称绿洲山庄以掩人耳目。

之后,原泰源监狱和全岛各军事监狱的“政治犯”都被送到此处集中关押。

坐牢最久者竟长达34年。

当时常以山庄之名代称监狱,除绿洲山庄外,还有“进德山庄”、“自强山庄”等监狱。

1970年,泰原监狱发生暴动,那里所有被关押者又被移送绿岛,一部分主张“台独”的人士,包括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和吕秀莲等人都曾被关押在此。

台湾绿岛不只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关押重刑犯的

阴天的时候来到绿岛就能感觉到阴森的气息绿岛监狱兴建于1970年十一月,因绿岛与台东间交通常受天气的限制,材料搬运不易,历经艰难,到1972年九月初才告完成启用。

监狱土地面积为三点七公顷,建筑物有内外办公室各一栋,日新堂一栋,独居房一百七十间,杂居房四十八间,隔离舍二十间,镇静室三间,工场、炊场各一间。

监狱实行分监管理,收容台湾各监狱移禁顽劣、诬控滥告、最难以管教,甚至无法管教之收容人,系属高度管理隔离监。

当初设立之目的,即是利用外岛隔绝之地理环境予以集中严格矫治,希望能对症下药,促使其改过迁善,重做新人。

因此,绿岛监狱被称为台湾各监狱的最后一道防线,除有助其他监狱顺利推行矫治业务外,对治安、社会安宁实有莫大的贡献。

绿岛如此戒备森严的管控使它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湾内的阿尔卡特拉斯岛监狱、英国英吉利海峡北岸的怀特岛监狱、墨西哥西部圣母岛监狱、南非西开普省桌湾的罗本岛监狱一起成为世界五大孤岛监狱之一。

台湾绿岛不只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关押重刑犯的

今天已经成为博物馆的监狱围墙上还有铁丝网说到这儿,我不由得回想了一下,国民党甭管在大陆还是在台湾岛,建的监狱还都是十分出名的,重庆的渣滓洞、江西的上饶集中营还有这个绿岛监狱,两岸的民众听到后的反应基本一致,都是惨无人道的人间地狱。

绿岛的监狱有三座,“法务部矫正署绿岛监狱”,即现如今监狱仍在使用之中的地处中寮的绿岛监狱,是关押顽劣难于管教犯人(当地人称黑道人物)的地方。

另外两座是当年白色恐怖时期关押政治犯的国防部绿岛感训监狱(绿洲山庄 1972-1987)和新生训导处(1951-1965),这两处现在都被作为人权历史的见证开放给世人参观。

从1947年的“二•二八”到1979年的“美丽岛事件”,“反专制、反独裁、争民主”的政治犯全部囚禁于此。

最有名的要数柏杨了吧,因《丑陋的中国人》一书而闻世界名华人圈的他在1968年1月,画了一幅漫画(内容是父子两人购买一个小岛,岛上只有他们父子两人,建立一个王国,并由父子两人竞选总统)触怒了当局,以“侮辱元首”、“通匪”等罪名,于3月4日被逮捕,身陷囹圄长达9年零26天。

1998年12月,柏杨发起筹建的人权纪念碑动工,1999年12月揭牌。

碑上的很多人都已被迫害致死,在他们的名字下,记录着他们被捕入狱的日期和被处决的日期。

台湾绿岛不只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关押重刑犯的

今天的绿岛包括《丑陋的中国人》作者柏杨与陈映真、李敖、柯旗化在内的数百名政治犯,在这里受尽折磨与虐待。

政治犯是从基隆搭船经过2天1夜,被送到了绿岛,而从绿岛码头到监狱还有走至少8公里的山路。

绿岛监狱曾经对外严格保密。

即使从绿岛监狱获释的人,出狱时也必须保证不透露绿岛监狱的情况。

1989年,曾经在监狱关押的胡子丹,化名秦汉光出版了《我在绿岛的3212天》一书,第一次撩开绿岛监狱神秘的面纱。

随着“共党政治犯”和“台独政治犯”成为历史,绿岛关押的“政治犯”锐减,在1987年“自强山庄”、“绿洲山庄”宣告画上句号。

“进德山庄”从1992年至2002年维持了10年,主要关押“恶性顽劣分子” 黑道“大哥”、重刑犯、流氓以及在其他监狱中3次触犯狱规、不服管训的犯人。

台湾绿岛不只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关押重刑犯的

绿岛监狱内部绿岛除了关押政治犯引人注目,另一个“亮点”是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这里就关押过若干的黑道大哥。

我还特意参观了黑道大哥的牢房,他们被羁押在绿岛的独居房里,切断任何地缘关系,让他们孤掌难鸣,从而震慑了许多帮派大哥,也使绿岛真正成了黑道大哥眼中的恶魔岛,又被戏称为“大哥的故乡”。

不过另一个层面,台湾的各个帮派首领,如果没被在绿岛被关押过好像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嫌疑。

像著名的台湾竹联帮老大陈启礼,就在绿岛被关押过。

出狱以后非但没有在江湖中销声匿迹,反而把竹联帮带上了顶峰。

那同时被关押在这里的政治犯也包括日后成立民进党主要骨干,他们和黑道大哥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呢?据李敖回忆,黑道的大哥们对政治犯还是满尊重的,甭管在言语还是行动上,都没有过霸凌的现象发生。

台湾绿岛不只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关押重刑犯的

绿岛牢房内的展示对于今天的绿岛,黑道大哥们在这里发生的故事成为现今旅游业的一大卖点,据官方统计,2013年到绿岛参观的游客是33.7万人次。

绿岛监狱前典狱长蔡协利曾对媒体说,每天到绿岛的游客最少有八成的人会到绿岛监狱门口照相,有的甚至拜托管理员让他们进去看“大哥”。

监狱大门外的商家也看准这个商机,开始经营期售卖“大哥”文化的商品,大哥公仔、柴鱼片、龙骨酥调料、绿岛景点沙画等,号称都出自“大哥”之手。

几乎所有来监狱大门外参观的游客都会走进门口的小店,旺季时店里甚至人满为患,经常挤不下如此众多的游客,2012年的销售额就有200多万元新台币,其中一本由“大哥”创作的漫画明信片尤其受欢迎。

展示厅里“大哥”戴着脚镣和墨镜,左手撑腮,坐在海边抬头远望,主题是“想厝(家)的心情”,令人唏嘘。

但更多的场景,是“大哥”戴着脚镣泡脚和在海底深潜的欢乐场景。

难道不担心犯人越狱吗?其实绿岛监狱管理很严,就算万一逃出来也没法逃出绿岛,绿岛和台湾本岛之间有太平洋黑流,即使逃出监狱跳进海里,台湾本岛的距离别说是黑道大哥,就是游泳健将能有几个敢说游过去的?脑补了一下此情此景的画面,不由得联想起被称为“旱鸭子”的竹联帮老大陈启礼,你就是让他游回台湾他也不敢啊。

台湾绿岛不只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关押重刑犯的

当时牢房内的样子漫步在风景秀丽的绿岛,随处可见大哥的故事、狠角色、牢饭等监狱文化的影子,各种与“大哥”相关的店铺特别显眼,吸引不少游客驻足。

“大哥”商机,早已被商家开发,成为脍炙人口的《绿岛小夜曲》之外,吸引游客的一大观光要素。

今天走进南寮村的“大哥的故事”纪念品专卖店,就如同进入了“大哥”的地盘。

专卖店的装潢是监狱风格浓烈的黑白配,印有“别惹我”等标语和“大哥”卡通形象的T恤是专卖店的主打产品。

收银台叫保护费缴纳处,角落处还有一间仿制牢房供游客拍照。

来绿岛的游客对监狱和“大哥”很感兴趣,经常跟他打听“大哥”的故事。

未来专卖店会坚持以“大哥”主题为主。

甚至有些民宿吸引顾客的噱头居然是提供由在监狱里服刑的“大哥”洗好的被褥,真是让人忍俊不禁,看来绿岛民众已习惯了与监狱和“大哥”为伴,再也离不开“大哥”了。

台湾绿岛不只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关押重刑犯的

绿岛监狱内关押大哥的单间与今天繁茂的景象相反,想当年吕秀莲在视察绿岛的时候表示:“绿岛监狱有太多争议,建议裁撤”,宣布一年内终结绿岛所有监狱,洗刷过去白色恐怖的阴影。

并计划在绿岛监狱搬出后,这里将开辟为“狱政博物馆”,供观光之用。

这条资讯引来乡民的抗议,因为绿岛有1/4的乡民的生活直接或间接与监狱有关,贸然裁撤,又不采取相应的措施,必然会严重影响他们未来的生活。

2002年1月9日,30多名绿岛地方人士北上“立法院”请命。

同时,不少法律界和警界人士也都对当局的政策持怀疑态度,主要理由是“绿岛政策”对扫黑对象产生很大吓阻效用。

他们担心,如果没有“绿岛政策”,这些黑帮老大可能更加肆无忌惮,就算被抓,蹲在一般看守所对他们来讲也无所谓。

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呢?就是我今天来到这里看到的现状,仅仅还剩下“法务部矫正署绿岛监狱”仍在使用。

别说,我还真有心进去看看传说中的“大哥”们到底是什么样子,但也就是想想而已,一个正规的正在运作着的监狱岂是我这种游客随便进出的地方。

标签:

相关推荐
  • 武汉宏博代孕公司真假:武汉

    武汉宏博代孕公司真假:武汉

  • 武汉最大代孕网站:1617686782

    武汉最大代孕网站:1617686782

  • 武汉代孕选择性别_武汉代孕产

    武汉代孕选择性别_武汉代孕产

  • 武汉代孕华中区:武汉高薪招

    武汉代孕华中区:武汉高薪招